精選文章

書寫新生命 — 《兩個女子》及《後話西遊》

書寫新生命 — 《兩個女子》及《後話西遊》

當文學重現在表演藝術中,藝術家會有不同的解讀和表達,而作品的意義亦會因時代而有所改變。2020年疫情來襲,《兩個女子》及《後話西遊》延期至第49屆藝術節上演,創作人和導演意外地有更多時間審視作品,並與《閱藝》分享至今的創作感受。...

醞釀戲劇新語言

醞釀戲劇新語言

面對一種前所未聞的病毒如野火般蔓延全球,劇場唯有迅速適應新現實,開拓新的形式和製作手法。這些層出不窮的新視野和情感也令戲劇語言更為豐富。第49屆香港藝術節為觀眾帶來兩部海外戲劇作品――《盲流感》和《無晴情天氣報告》,其演出模式及主題尤為契合當下的社會狀況。身處劇院的觀眾將隨着劇情開展一段心靈之旅,分別進入一個被神秘疾病困擾的國度,以及關於氣候的迷人世界,見證它對人類的影響。...

《世界戲劇日,帶戲去世界》

《世界戲劇日,帶戲去世界》

世界戲劇,受到世界的重創,已經一年了。這一年裡,演出取消,演員轉行。線上戲劇《鼠疫》的頭一個困難,就是找演員——因為,我們需要身在6個國家的演員。...

音樂劇「四大寇」

音樂劇「四大寇」

兩年多前,香港藝術節打算委約香港藝術家,創作一個關於年輕孫中山的音樂劇,先找上音樂家金培達。由他開始,到2020年加入導演馬嘉晉,再找來編劇陳詠燊及作詞人岑偉宗,《日新》的四人創作團隊成形。...

我們時代的疫症——看《鼠疫》的當代意義

我們時代的疫症——看《鼠疫》的當代意義

1947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兩年,卡繆在法國出版他的第二本小說《鼠疫》,描述一個叫奧蘭的阿爾及利亞城市遭受鼠疫侵襲。小說呈現人在面對恐懼與死亡時的抉擇,以及強烈的生存意志,引起戰後讀者的共鳴。...

Latest Articles

Share to
莫伊謝耶夫的舞動軌跡

打開世界地圖,每個地方的地理位置清晰可見,而在這些國土之上,其實還有很多地圖上看不見的珍貴傳統藝術,例如舞蹈和音樂。富有民族色彩的音樂以及整齊有致的舞蹈,除了是娛樂表演,更多的是與生活息息相關的事情,如慶祝、祭祀、哀悼等。為了保存並延續各地的傳統舞蹈藝術,俄羅斯莫伊謝耶夫舞團的創辦人莫伊謝耶夫一直不遺餘力。...

串連心的距離

疫情打亂了我們的日常生活,社交距離隔得愈遠,拉近心靈距離就顯得愈為重要。來自英國的讀心師史葛.蕭凡在這方面別有心得,過去專注創作跨越距離的戲劇作品,築構引人入勝、疑幻似真的另類世界。他的新作《心靈旅程》以實時網上形式進行,帶領世界各地觀眾重回他的故鄉蘇格蘭鄉郊,探入最真切的個人回憶,並啟迪觀眾如何與他人建立心靈連結。...

與藝術總監新劍郎暢談足本版《雙仙拜月亭》

多年來,《拜月記》被改編成多個地方劇種,包括唐滌生的粵劇版本《雙仙拜月亭》,但此劇的足本版自 1958 年首演當晚後就沒有再演。睽違逾六十年,「田哥」新劍郎為觀眾帶來原汁原味的《雙仙拜月亭》,藝術節為此與田哥進行簡單的對談。...

擬禪偈當頭捧喝  齊歡唱調寄驪歌<br>——粵劇改本《荊釵記》的詮釋空間

荊枝製成的髺釵在南戲《荊釵記》裏象徵貧困中的堅貞,貫穿整個故事。貧士、土豪分別以荊釵、金釵下聘,富家小姐選擇委身才郎。貧士高中狀元,小姐驚接休書,復被後母逼嫁土豪。小姐縛緊荊釵投江,誓與下聘之物生死相隨。經過一番周折,有情人終於團圓。...

歌劇製作大解密

歌劇製作需要投入大量的資源,包含指揮、導演、舞台設計、服裝設計、燈光設計、歌手、合唱團、管弦樂團等創意暨製作團隊,如此繁複的工程下,可想過製作一部歌劇需要多久時間?一個月、三個月,亦或一年,甚至更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