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告別名琴

告別名琴

意大利克雷莫納四重奏在本港演出完畢,便要到東京去——不是繼續表演之旅,而是把全套四個史特拉第華里所製、曾屬帕格尼尼的名琴還給日本音樂財團。「我捨不得啊。相比起它剛剛到來的時候,我現在更喜歡它了。」Cristiano 所指的當然就是那小提琴。Simone 的感想也許同樣充滿幽情,但是他的表達可簡單得多:「就像擁有不同的女……...

意大利弦樂四重奏之源流

意大利弦樂四重奏之源流

克雷莫納四重奏(Quartetto di Cremona)這次重臨香江,除了演出貝多芬、布拉姆斯及巴托等人的名作外,還會帶來兩首祖國意大利的作品:威爾第的《E 小調四重奏》和普契尼的《菊》(Crisantemi)。樂迷欣賞這些樂曲演奏的機會不多,但意大利的弦樂四重奏作品實在有幾多?它們在歷史上又曾否有過重要地位?...

快樂的邊緣,哀傷的中心

快樂的邊緣,哀傷的中心

在眾多印有熟悉的大師及明星名字的訂票小冊中,儘管並不認識、來自意大利,由皮普‧德爾邦諾執導的《快樂大本營》卻叫我駐目——在爭妍鬥麗、繁花盛放的劇照中,坐著這一位衣著鮮艷的伯伯,在歲月侵蝕的臉上是無盡的故事痕跡。無言的畫面吸引著我。 ...

弦樂迷的藝術節

弦樂迷的藝術節

以下三個風馬牛不相及的演出團體——巴西聖保羅交響樂團、法國世紀樂團、意大利克雷莫納四重奏——在它們的節目裏,都有哪一位音樂家「出現」?...

窺看別人世界的誘惑

窺看別人世界的誘惑

看舞蹈演出的吸引之一,是其不確定性。動作背後的意思,每個人心裡都可以有其詮釋。而揀選節目時,有認識的,知道其作品質素的名字,固然是信心的保證,但有時想冒一個險,看著全然陌生的名字入場,也常有驚喜。今屆香港賽馬會當代舞蹈平台系列之《雙篇雙人舞》則是兩者兼備:既有常有佳作的新一代編舞毛維及黃翠絲,也有我從未看過其作品或演出的朱心韵及孫楠。當然,還有曾一覩其凌厲舞風的比利時「偷窺者」舞團(Peeping Tom)的創作舞者及編舞約斯‧貝克(Jos Baker)當概念及導演,都叫人好奇。 ...

Latest Articles

Share to
告別名琴

意大利克雷莫納四重奏在本港演出完畢,便要到東京去——不是繼續表演之旅,而是把全套四個史特拉第華里所製、曾屬帕格尼尼的名琴還給日本音樂財團。「我捨不得啊。相比起它剛剛到來的時候,我現在更喜歡它了。」Cristiano 所指的當然就是那小提琴。Simone 的感想也許同樣充滿幽情,但是他的表達可簡單得多:「就像擁有不同的女……...

意大利弦樂四重奏之源流

克雷莫納四重奏(Quartetto di Cremona)這次重臨香江,除了演出貝多芬、布拉姆斯及巴托等人的名作外,還會帶來兩首祖國意大利的作品:威爾第的《E 小調四重奏》和普契尼的《菊》(Crisantemi)。樂迷欣賞這些樂曲演奏的機會不多,但意大利的弦樂四重奏作品實在有幾多?它們在歷史上又曾否有過重要地位?...

快樂的邊緣,哀傷的中心

在眾多印有熟悉的大師及明星名字的訂票小冊中,儘管並不認識、來自意大利,由皮普‧德爾邦諾執導的《快樂大本營》卻叫我駐目——在爭妍鬥麗、繁花盛放的劇照中,坐著這一位衣著鮮艷的伯伯,在歲月侵蝕的臉上是無盡的故事痕跡。無言的畫面吸引著我。 ...

弦樂迷的藝術節

以下三個風馬牛不相及的演出團體——巴西聖保羅交響樂團、法國世紀樂團、意大利克雷莫納四重奏——在它們的節目裏,都有哪一位音樂家「出現」?...

窺看別人世界的誘惑

看舞蹈演出的吸引之一,是其不確定性。動作背後的意思,每個人心裡都可以有其詮釋。而揀選節目時,有認識的,知道其作品質素的名字,固然是信心的保證,但有時想冒一個險,看著全然陌生的名字入場,也常有驚喜。今屆香港賽馬會當代舞蹈平台系列之《雙篇雙人舞》則是兩者兼備:既有常有佳作的新一代編舞毛維及黃翠絲,也有我從未看過其作品或演出的朱心韵及孫楠。當然,還有曾一覩其凌厲舞風的比利時「偷窺者」舞團(Peeping Tom)的創作舞者及編舞約斯‧貝克(Jos Baker)當概念及導演,都叫人好奇。 ...

關於紐邁亞的二三事

位於漢堡Gänsemarkt 廣場附近的The Hamburg State Opera,是漢堡芭蕾舞團(The Hamburg Ballet)的主要表演場所。這棟建築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678年,曾經經歷過戰火的洗禮,1955年後重建為現在的樣子。白天的時候走過,不會覺得這四四方方的歌劇院有多顯眼。到了夜晚,卻一下令人驚艷起來,特別是演出夜,全玻璃幕牆透出室內溫暖的燈光,清晰可見盛裝出席的觀眾穿梭過走廊,或喝著香檳交談甚歡,衣香鬢影,如同夜幕下引人遐思的裝置藝術。 ...

街舞與當代舞的二重奏@大館

今屆「香港藝術節」破天荒,將街舞和當代舞一併引進人氣地標「大館」,讓有本來帶有抗爭色彩的街舞,在原本意味着建制絕對權力的監獄和法院建築群,擺下擂台,是一個非常值得玩味的構思。 ...

柴可夫斯基的《季節》最後慶祝甚麼節?

到了十二月的最後一曲,看見音樂會場刊或 CD 上寫著「Christmas」或「Christmastide」,然後聽到正常三拍子的圓舞曲,就像柴可夫斯基芭蕾舞劇裏的一般——這還不是個耶誕舞會?看看這曲的詩句英譯,恐怕只會越看越糊塗:「某個聖誕夜,眾女正問卜:褪去足上屣,擲出大門外。」.........

柴可夫斯基的《季節》是否描寫季節?

柴可夫斯基是廣受歡迎的作曲家。在鋼琴獨奏音樂方面,他寫過逾百首曲子,約需八個小時方可全部奏畢。然而,除了寫給小孩學琴用的《兒童曲集》外,一般樂迷知道的作品,則恐怕只有另一曲集《季節》。但即使是這最為人熟悉的獨奏作品,也有一些奇怪之處,例如它的標題.........

白遼士如何用音樂表達孤獨?

這是 1834 年的交響曲《哈洛德在意大利》(Harold en Italie)。哈洛德乃拜倫敘事長詩《哈洛德公子遊記》(Childe Harold’s Pilgrimage)的主角,也就是孤傲憂鬱、負疚難安、憤世嫉俗、浪跡天涯的一個「拜倫式英雄」人物。拜倫本人周遊多國,闖蕩江湖,創作哈洛德這個角色以自況;白遼士的用心也差不多,在此交響曲裏,哈洛德自我放逐⋯⋯...

起死回生的音樂

鮮為人知的是《幻想交響曲》其實有個「續篇」:白遼士不獲 Harriet Smithson 理會,便把戀愛對象轉移至鋼琴家 Marie Moke,更與之訂婚。後來得悉她反悔且快將嫁給別人,他竟決定先殺死這對男女,以及告訴他壞消息的 Moke 母親,繼而自殺。來不及從羅馬趕回巴黎復仇雪恨,他自己已經在熱那亞跳海了,幸而獲救。他最終冷靜下來,並完成另一大型作品,題為《回生》(Le retour à la vie),廿多年後改稱《雷里奧》(Lélio).........

白遼士雞精(二)

他對色彩的探索堪稱前無古人,因他視之為音樂創作的基本要素,而非「作曲後」添加的一些「效果」,像很多彈鋼琴的作曲家那般——白遼士不懂彈鋼琴,他的樂器是.........

白遼士雞精(一)

白遼士的《幻想交響曲》是音樂史上一大名作,他同樣出色的其他作品,卻似乎遠不及它為人所認識和喜愛。原因大概是作曲家為它撰寫的樂曲介紹實在太引人入勝了:故事主人翁服過鴉片而沉睡,夢見自己殺死其所愛的女子,他被處決後,女子參加其葬禮……...

白遼士周年

周年紀念是「回顧過去,展望未來」的時機。今年是法國作曲家白遼士(Hector Berlioz,1803–69)逝世一百五十周年,欲知「世界不斷進步」是否屬實,不妨回顧一下過去的「回顧與展望」罷。...

人與機械深情共舞

科技在舞台上的應用不少,但無論多厲害的科技,在舞台上大多都是輔助的工具,為佈景、道具以及演員服務。科技本身很少是個「角色」。但在台灣編舞家黃翊的作品《黃翊與庫卡》中,科技是他的舞伴:「庫卡」,這個與黃翊在作品名稱中平起平坐的工業機械手臂,在黃翊的程式設計下,猶如有了生命,與創作人在台上跳起雙人舞。...

這位巴西作曲家名叫莫扎特

美國革命成功,天下振動,不久後的 1789 年,法國也爆發了革命,同年巴西的獨立運動卻夭折了。有一個位於巴西東南部的城市名為 Ouro Preto,是「黑金」的意思,它當時乃 Minas Gerais 州的首府,叫做 Vila Rica(里加鎮),意即「富庶的鄉鎮」。附近的金礦令它成了巴西第一大城,其繁榮吸引了各路人物到該處定居及工作。那年那地有人密謀起事.........

龍文康披露     三獎編劇創作心法

龍文康,影、視、舞台三棲編劇,兩奪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編劇,亦獲台灣金馬獎、香港電影金像獎的編劇獎項。香港藝術節繼慶回歸的《香港家族三部曲》後,再度委約他書寫消逝中的黑社會《九江》。 ...

魏拉-羅伯斯、巴赫與火車

聖保羅交響樂團令世人注目,除了因為其本身造詣非凡,也因為其平日演出地點「聖保羅音樂廳」(Sala São Paulo)的設計和音響眾口交譽。...

巴西勁旅作客香港<br>彈拉吹打兩場

本文標題所指的,「當然」就是今屆香港藝術節的開幕演出隊伍:聖保羅交響樂團(Orquestra Sinfônica do Estado de São Paulo)。(對,他們將會來港演奏的樂器是有用「彈」的。)而要談這個樂團,則恐怕非先談及其所在的城市和國家不可。...

砂煲與粵劇

提起砂煲想到甚麼?煲仔飯抑或炆魚頭?嘖嘖!這種傳統鍋具在南洋竟然跟粵劇拉上關係。馬來西亞的「粵劇女武狀元」蔡艷香精通粵劇南派功架,自創獨門絕活「踩砂煲」,能瀟瀟灑灑地踏著用砂煲砌成的方陣舞槍弄劍。...

如果,看一場畸形人權力遊戲

希臘神話天馬行空,某程度上是以天上諸神來反映人間世的種種。看來屆香港藝術節節目,希臘編舞兼劇場導演歐里態德斯‧拉斯卡里迪斯既編且演的《泰坦—諸神之舞》,則隱約感受到一場以畸形人來反諷傳統強者泰坦神,對照當下世界的瘋狂狀態,可以想像是一場以古諷今的劇場之旅。...

如果這叫「快樂的終結」

在一篇訪問中讀到,皮普‧德爾邦諾 (Pippo Delbono)最初想把作品取名「The Joyful Death」,他的朋友卻跟他說:「誰會想看一個有『死亡』兩字的演出?」......

華格納歌劇裏的女性救贖力量

男人的欲念及野心使得天下大亂,女人的愛對此大有調和、匡正之效。華格納歌劇裏的女性救贖力量,令男人的生命以至整個世界變得圓滿,並為其帶來希望。...

即興台北 看雲門戶外公演

說要看雲門舞集的台灣戶外公演,說了很多年,說到舞團總監林懷民都宣布退休了,今個夏天終於去了看雲門近作《關於島嶼》的戶外公演。《關於島嶼》是林懷民退休前最後一部創作,戶外公演後,他在台上向全場三萬多觀眾致謝。...

《白蛇傳》——世上最怕是執著

人與人之間的悲喜愛情,我們見得多了,而《白蛇傳》這故事另闢蹊徑,讓妖愛上人,甚至為了愛人,不惜與法海和尚爭鬥,水漫金山,最終將自己困入雷峰塔中,青燈孤影,寂寂百年。...

女人犧牲,男人得救?

歌劇《唐懷瑟》的主角曾與異教愛神維納斯縱情恣欲,後來他到羅馬朝聖,希望獲得教皇寬恕。那教皇怎麼說?...

唐懷瑟?湯好色?

昔日一些中文音樂書籍把歌劇標題譯作《湯好色》。小時候未看過德文標題,難免一頭霧水,以為有個好色之徒名叫阿湯。...

偷窺大師的《夢與狂妄》

坐滿人的劇場,漸漸聽到空氣流動。   燈光熄滅,一綫弱得不知是不是光的暗,向着舞台右方,悄悄晃動,分不清是影片還是真人。   眼睛習慣了黑暗,仍不確定是否看見。在圓拱之下,演員只是黑影,臉孔和動靜僅見輪廓,演技留給穿透人心的台辭和聲綫……   聽覺壓倒視覺,沉默還原為語言。...

張緯晴 貝多芬的快樂眼淚

聽過張緯晴和瑞士韋爾比亞音樂節室樂團 (Verbier Festival Chamber Orchestra)  合奏貝多芬第四鋼琴協奏曲,便記不起之前聽過的貝四是何模樣。     貝四是一首少有地由鋼琴開始的協奏曲。音樂會上,穿藍色長裙的她置身於韋爾比亞音樂節室樂團之中,有種女主人的從容,讓樂手和樂團之間的競奏變得親密而又洋溢活力。 是基於貝四的魅力?或是主場的氛圍?我不太肯定。    可以肯定的是張緯晴並非那種炫技派的新生代樂手,演奏的感染力只能來自她對音樂的詮釋。 ...

馥郁悠長的芭蕾餘韻

莫斯科大劇院芭蕾舞團(The Bolshoi Ballet)出身的編舞家羅曼斯基 (Alexei Ratmansky),讓遺珠之作光芒四射的本事只此一家。 剛在香港藝術節演過的《芭蕾小忌廉》(Whipped Cream),他和美國芭蕾舞劇院合作,重新探索......

樂團隱形,聖鬼上身

華格納恐怕長半句鐘的全男班演出枯燥乏味,遂從《新約全書》裏找來戲劇性豐富的題材:耶穌的追隨者在五旬節聚集,然後「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作曲家親自撰寫唱詞,完成的作品題為《使徒的愛筵:聖經場景》。...

以戲謔對抗荒謬

老實說,看《美國獨立宣言之幸福大作戰》介紹,以至執筆當下,仍不知其葫蘆裡是賣什麼東東。第一眼看製作藝團之一的「奧克拉荷馬自然劇團」以為是寫實一派的演繹,但劇名及劇照反映的又似是另一回事。而翻查一下劇團資料,便發現它近年以嬉笑手法去呈現主題,舞台美學近於上世紀七十年代「貧窮劇場」的風格,而以演員高能量的身體和演技來推動劇情發展。絕非寫實一路。...

巨大的儷影,巨大的綠帽

原著充滿象徵主義的曖昧神祕,自然與華格納親自寫的、清楚明白的劇本判然有別,但就算撇開這些不談,梅特林克的劇本已很可玩味。...

“The Spy Who Loves Me”

香港中文大學音樂系有個戲曲資料中心,其粵劇劇目及簡介都有英譯本。粵劇的劇目英文名單總是令我流連忘返。《Liu Yi Delivers A Letter》是《柳毅傳書》,《Merciless Sword Under Merciful Heaven》是《無情寶劍有情天》。《The Spy Who Loves Me》是甚麼?第一次看完全沒有頭緒。...

《兩地書》的心力

去年十二月在北京預演期間的訪談,最深印象的自然是三組不約而同地說這次創作不停吵架。這次再見面,創作人都說在創作構思上,繼續有爭拗,但大家依然著力溝通,繼續尋找共識,發展作品。 ...

「舞聲」中對碰

交流不僅是為了創作一個演出,不同文化背景與藝術理念的人,藉著交流來增加自己對藝術的識見與視野,也是意義所在。 ...

美麗新世界的追尋

為了自由,為了生活,為了逃避戰禍,人總有離鄉別井、出走的理由。而歷史好像永遠在重複,證明人總是要不斷被提醒:汲取教訓十分重要。這也是今屆香港藝術節《祈願女之歌》吸引我的原因之一。 ...

庫勒沃姦污了妹妹嗎?

西貝流士(Jean Sibelius)的《庫勒沃》(Kullervo)規模宏大,共有五個樂章,用上兩位獨唱者、男聲合唱團與管弦樂團,它在 1892 年於赫爾辛基首演,轟動一時。...

芭蕾舞星的約會

喜見薩卡洛娃與小提琴家夫婿列賓來港演出,可說是一次難得的舞星約會。...

愛沙尼亞人 革命血液裡流著音樂

無論在科技領域走得多前,愛沙尼亞人都不會忘記他們的文化根本,五年一度的塔林歌唱節依然備受重視,聽居港愛沙尼亞人說歌唱節期間走上街頭唱歌是很普遍的事。...

夢幻而殘酷的小忌廉美學

夢幻而殘酷,幾乎是 Mark Ryden 的商標。出身自 Bolshoi Ballet 的編舞 Alexei Ratmansky 找他設計《芭蕾小忌廉》的舞台和服飾,可信是被 Ryden 這種特質吸引。...

西貝流士與《庫勒沃》

「我不希望在藝術上說謊……現在我應該走在正確的路上了。我比以前更真誠地抓緊了芬蘭,音樂上純粹芬蘭的路向。」西貝流士談起《庫勒沃》時說道。...

毛俊輝:粵劇也可以很sexy……

毛俊輝曾說:「中國戲曲是我戲劇的初戀情人」 。熟稔西方劇場的他一直對戲曲情有獨鍾,特別是廣東大戲。他還記得,多年前聽《百花亭贈劍》中<贈劍>一場,那對白、情境,由何非凡懶懶的狗仔腔唱來,戲味層層疊疊悠然而至,聽到耳中有種說不出的酥癢、迷人。「原來戲曲都可以那麼sexy的!那是一種味道,喜歡戲曲的人就是喜歡這個味道!」 ...

2018香港藝術節加料節目全面公佈!

踏出音樂廳和劇場後,好戲還未結束!加料節目為你走遍全城,在獨特空間延續演出以外的精彩。一系列活動以「了解」、「發現」和「參與」為題,讓你以全新角度深入認識藝術家和演出,探究創意背後的動人心思。 ...

香港平台.國際視野

之前不少「香港賽馬會當代舞蹈平台」系列的作品獲邀於海外舞蹈節或藝術節演出,可以看到香港編舞人才開始受海外舞壇注視,而這一切都需要像香港藝術節等藝術機構去努力發展才能達成和走得更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