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編舞哲人 Jérôme Bel  《歡聚今宵》 真理愈笑愈明

編舞哲人 Jérôme Bel  《歡聚今宵》 真理愈笑愈明

看過 Sadler's Wells Theatre 頻道介紹法國鬼才編舞 Jérôme Bel,主持劈頭便說:他是個哲學家。 Jérôme Bel 曾埋首於哲學和舞蹈史,受哲學家傅柯和羅蘭巴特影響,也曾在訪問表示,自己身為編舞最關注的並非舞蹈編創。他關注的是棲身於舞台的人,以及作為一個棲身地的舞台。 ...

告別名琴

告別名琴

意大利克雷莫納四重奏在本港演出完畢,便要到東京去——不是繼續表演之旅,而是把全套四個史特拉第華里所製、曾屬帕格尼尼的名琴還給日本音樂財團。「我捨不得啊。相比起它剛剛到來的時候,我現在更喜歡它了。」Cristiano 所指的當然就是那小提琴。Simone 的感想也許同樣充滿幽情,但是他的表達可簡單得多:「就像擁有不同的女……...

意大利弦樂四重奏之源流

意大利弦樂四重奏之源流

克雷莫納四重奏(Quartetto di Cremona)這次重臨香江,除了演出貝多芬、布拉姆斯及巴托等人的名作外,還會帶來兩首祖國意大利的作品:威爾第的《E 小調四重奏》和普契尼的《菊》(Crisantemi)。樂迷欣賞這些樂曲演奏的機會不多,但意大利的弦樂四重奏作品實在有幾多?它們在歷史上又曾否有過重要地位?...

快樂的邊緣,哀傷的中心

快樂的邊緣,哀傷的中心

在眾多印有熟悉的大師及明星名字的訂票小冊中,儘管並不認識、來自意大利,由皮普‧德爾邦諾執導的《快樂大本營》卻叫我駐目——在爭妍鬥麗、繁花盛放的劇照中,坐著這一位衣著鮮艷的伯伯,在歲月侵蝕的臉上是無盡的故事痕跡。無言的畫面吸引著我。 ...

弦樂迷的藝術節

弦樂迷的藝術節

以下三個風馬牛不相及的演出團體——巴西聖保羅交響樂團、法國世紀樂團、意大利克雷莫納四重奏——在它們的節目裏,都有哪一位音樂家「出現」?...

Latest Articles

Share to
窺看別人世界的誘惑

看舞蹈演出的吸引之一,是其不確定性。動作背後的意思,每個人心裡都可以有其詮釋。而揀選節目時,有認識的,知道其作品質素的名字,固然是信心的保證,但有時想冒一個險,看著全然陌生的名字入場,也常有驚喜。今屆香港賽馬會當代舞蹈平台系列之《雙篇雙人舞》則是兩者兼備:既有常有佳作的新一代編舞毛維及黃翠絲,也有我從未看過其作品或演出的朱心韵及孫楠。當然,還有曾一覩其凌厲舞風的比利時「偷窺者」舞團(Peeping Tom)的創作舞者及編舞約斯‧貝克(Jos Baker)當概念及導演,都叫人好奇。 ...

關於紐邁亞的二三事

位於漢堡Gänsemarkt 廣場附近的The Hamburg State Opera,是漢堡芭蕾舞團(The Hamburg Ballet)的主要表演場所。這棟建築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678年,曾經經歷過戰火的洗禮,1955年後重建為現在的樣子。白天的時候走過,不會覺得這四四方方的歌劇院有多顯眼。到了夜晚,卻一下令人驚艷起來,特別是演出夜,全玻璃幕牆透出室內溫暖的燈光,清晰可見盛裝出席的觀眾穿梭過走廊,或喝著香檳交談甚歡,衣香鬢影,如同夜幕下引人遐思的裝置藝術。 ...

街舞與當代舞的二重奏@大館

今屆「香港藝術節」破天荒,將街舞和當代舞一併引進人氣地標「大館」,讓有本來帶有抗爭色彩的街舞,在原本意味着建制絕對權力的監獄和法院建築群,擺下擂台,是一個非常值得玩味的構思。 ...

柴可夫斯基的《季節》最後慶祝甚麼節?

到了十二月的最後一曲,看見音樂會場刊或 CD 上寫著「Christmas」或「Christmastide」,然後聽到正常三拍子的圓舞曲,就像柴可夫斯基芭蕾舞劇裏的一般——這還不是個耶誕舞會?看看這曲的詩句英譯,恐怕只會越看越糊塗:「某個聖誕夜,眾女正問卜:褪去足上屣,擲出大門外。」.........

柴可夫斯基的《季節》是否描寫季節?

柴可夫斯基是廣受歡迎的作曲家。在鋼琴獨奏音樂方面,他寫過逾百首曲子,約需八個小時方可全部奏畢。然而,除了寫給小孩學琴用的《兒童曲集》外,一般樂迷知道的作品,則恐怕只有另一曲集《季節》。但即使是這最為人熟悉的獨奏作品,也有一些奇怪之處,例如它的標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