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s in "音樂"

Share to
告別名琴

意大利克雷莫納四重奏在本港演出完畢,便要到東京去——不是繼續表演之旅,而是把全套四個史特拉第華里所製、曾屬帕格尼尼的名琴還給日本音樂財團。「我捨不得啊。相比起它剛剛到來的時候,我現在更喜歡它了。」Cristiano 所指的當然就是那小提琴。Simone 的感想也許同樣充滿幽情,但是他的表達可簡單得多:「就像擁有不同的女……...

意大利弦樂四重奏之源流

克雷莫納四重奏(Quartetto di Cremona)這次重臨香江,除了演出貝多芬、布拉姆斯及巴托等人的名作外,還會帶來兩首祖國意大利的作品:威爾第的《E 小調四重奏》和普契尼的《菊》(Crisantemi)。樂迷欣賞這些樂曲演奏的機會不多,但意大利的弦樂四重奏作品實在有幾多?它們在歷史上又曾否有過重要地位?...

弦樂迷的藝術節

以下三個風馬牛不相及的演出團體——巴西聖保羅交響樂團、法國世紀樂團、意大利克雷莫納四重奏——在它們的節目裏,都有哪一位音樂家「出現」?...

柴可夫斯基的《季節》最後慶祝甚麼節?

到了十二月的最後一曲,看見音樂會場刊或 CD 上寫著「Christmas」或「Christmastide」,然後聽到正常三拍子的圓舞曲,就像柴可夫斯基芭蕾舞劇裏的一般——這還不是個耶誕舞會?看看這曲的詩句英譯,恐怕只會越看越糊塗:「某個聖誕夜,眾女正問卜:褪去足上屣,擲出大門外。」.........

柴可夫斯基的《季節》是否描寫季節?

柴可夫斯基是廣受歡迎的作曲家。在鋼琴獨奏音樂方面,他寫過逾百首曲子,約需八個小時方可全部奏畢。然而,除了寫給小孩學琴用的《兒童曲集》外,一般樂迷知道的作品,則恐怕只有另一曲集《季節》。但即使是這最為人熟悉的獨奏作品,也有一些奇怪之處,例如它的標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