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現場的舞台世界,真實與虛幻並存

現場的舞台世界,真實與虛幻並存

對於觀看現場演出的難能可貴,前文談到了表演者與觀眾共處同一空間那種「空氣中有你有我」的感覺,有點意猶未盡,因為叫人愛上看現場演出的,還有其他因素─如:舞台空間、佈景、道具、服裝等等與表演者間的互動與關係。...

《歌劇魅影》是歌劇嗎?

《歌劇魅影》是歌劇嗎?

提到歌劇,許多人第一時間想到就是《歌劇魅影》— 這部榮獲七項東尼獎,被譽為史上最成功的……看到這裡,相信已有許多人發現不對勁,《歌劇魅影》是歌劇嗎?還是音樂劇呢?而這兩項皆是融合音樂、戲劇與舞蹈於一身的表演藝術,又有何不同呢?...

愛看現場一族的自白

愛看現場一族的自白

想不到一場世紀疫情,令在家看演出錄影或是出外看現場演出的對壘,一下子向前者傾斜。因為防止疫情擴散,要保持社交距離,所有場館都要關閉。大家都成了「家居」動物,而各地的演藝團體,為了保持曝光率也好,真心為了撫慰藝術愛好者也好,紛紛將作品於網上放映,一些以往要繳費或難得一見的作品也得以免費觀賞。對於許多觀眾來說,當然是好消息──尤其是一些已沒可能再重現舞台的作品。...

那麼遠‧這麼近: 游學修

那麼遠‧這麼近: 游學修

1. 你在疫情下的生活如何? 基本上每天都留家寫劇本,適逢樓上9am-5pm鑽牆,被逼早睡早起,每天只有晚間時間才可以思考和創作。...

如何開啟歌劇之門?

如何開啟歌劇之門?

「歌劇」對大部分的觀眾來說,總是有種難以親近(內容好像很複雜又嚴肅,看不太懂)、不知所云(多半是用義大利文或是德語演唱,也聽不懂),整體而言,就是有些令人生畏吧!現在,且讓我們用不同的角度來欣賞歌劇,走進這扇藝術大門或許可以很簡單。...

Latest Articles

Share to
白遼士雞精(二)

他對色彩的探索堪稱前無古人,因他視之為音樂創作的基本要素,而非「作曲後」添加的一些「效果」,像很多彈鋼琴的作曲家那般——白遼士不懂彈鋼琴,他的樂器是.........

白遼士雞精(一)

白遼士的《幻想交響曲》是音樂史上一大名作,他同樣出色的其他作品,卻似乎遠不及它為人所認識和喜愛。原因大概是作曲家為它撰寫的樂曲介紹實在太引人入勝了:故事主人翁服過鴉片而沉睡,夢見自己殺死其所愛的女子,他被處決後,女子參加其葬禮……...

白遼士周年

周年紀念是「回顧過去,展望未來」的時機。今年是法國作曲家白遼士(Hector Berlioz,1803–69)逝世一百五十周年,欲知「世界不斷進步」是否屬實,不妨回顧一下過去的「回顧與展望」罷。...

人與機械深情共舞

科技在舞台上的應用不少,但無論多厲害的科技,在舞台上大多都是輔助的工具,為佈景、道具以及演員服務。科技本身很少是個「角色」。但在台灣編舞家黃翊的作品《黃翊與庫卡》中,科技是他的舞伴:「庫卡」,這個與黃翊在作品名稱中平起平坐的工業機械手臂,在黃翊的程式設計下,猶如有了生命,與創作人在台上跳起雙人舞。...

這位巴西作曲家名叫莫扎特

美國革命成功,天下振動,不久後的 1789 年,法國也爆發了革命,同年巴西的獨立運動卻夭折了。有一個位於巴西東南部的城市名為 Ouro Preto,是「黑金」的意思,它當時乃 Minas Gerais 州的首府,叫做 Vila Rica(里加鎮),意即「富庶的鄉鎮」。附近的金礦令它成了巴西第一大城,其繁榮吸引了各路人物到該處定居及工作。那年那地有人密謀起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