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三十情誼伴與唱

三十情誼伴與唱

人生有幾多個十年? 一個十年,無論是人或物,都足以經歷天翻地覆的變化,更何況是三個十年?然而,對於男中音基斯頓.葛哈爾(Christian Gerhaher)和鋼琴家格洛德.胡伯(Gerold Huber)來說,三十年代表的是不變的友誼和合作。 ...

編舞哲人 Jérôme Bel  《歡聚今宵》 真理愈笑愈明

編舞哲人 Jérôme Bel  《歡聚今宵》 真理愈笑愈明

看過 Sadler's Wells Theatre 頻道介紹法國鬼才編舞 Jérôme Bel,主持劈頭便說:他是個哲學家。 Jérôme Bel 曾埋首於哲學和舞蹈史,受哲學家傅柯和羅蘭巴特影響,也曾在訪問表示,自己身為編舞最關注的並非舞蹈編創。他關注的是棲身於舞台的人,以及作為一個棲身地的舞台。 ...

告別名琴

告別名琴

意大利克雷莫納四重奏在本港演出完畢,便要到東京去——不是繼續表演之旅,而是把全套四個史特拉第華里所製、曾屬帕格尼尼的名琴還給日本音樂財團。「我捨不得啊。相比起它剛剛到來的時候,我現在更喜歡它了。」Cristiano 所指的當然就是那小提琴。Simone 的感想也許同樣充滿幽情,但是他的表達可簡單得多:「就像擁有不同的女……...

意大利弦樂四重奏之源流

意大利弦樂四重奏之源流

克雷莫納四重奏(Quartetto di Cremona)這次重臨香江,除了演出貝多芬、布拉姆斯及巴托等人的名作外,還會帶來兩首祖國意大利的作品:威爾第的《E 小調四重奏》和普契尼的《菊》(Crisantemi)。樂迷欣賞這些樂曲演奏的機會不多,但意大利的弦樂四重奏作品實在有幾多?它們在歷史上又曾否有過重要地位?...

快樂的邊緣,哀傷的中心

快樂的邊緣,哀傷的中心

在眾多印有熟悉的大師及明星名字的訂票小冊中,儘管並不認識、來自意大利,由皮普‧德爾邦諾執導的《快樂大本營》卻叫我駐目——在爭妍鬥麗、繁花盛放的劇照中,坐著這一位衣著鮮艷的伯伯,在歲月侵蝕的臉上是無盡的故事痕跡。無言的畫面吸引著我。 ...

Latest Articles

Share to
《白蛇傳》——世上最怕是執著

人與人之間的悲喜愛情,我們見得多了,而《白蛇傳》這故事另闢蹊徑,讓妖愛上人,甚至為了愛人,不惜與法海和尚爭鬥,水漫金山,最終將自己困入雷峰塔中,青燈孤影,寂寂百年。...

女人犧牲,男人得救?

歌劇《唐懷瑟》的主角曾與異教愛神維納斯縱情恣欲,後來他到羅馬朝聖,希望獲得教皇寬恕。那教皇怎麼說?...

唐懷瑟?湯好色?

昔日一些中文音樂書籍把歌劇標題譯作《湯好色》。小時候未看過德文標題,難免一頭霧水,以為有個好色之徒名叫阿湯。...

張緯晴 貝多芬的快樂眼淚

聽過張緯晴和瑞士韋爾比亞音樂節室樂團 (Verbier Festival Chamber Orchestra)  合奏貝多芬第四鋼琴協奏曲,便記不起之前聽過的貝四是何模樣。     貝四是一首少有地由鋼琴開始的協奏曲。音樂會上,穿藍色長裙的她置身於韋爾比亞音樂節室樂團之中,有種女主人的從容,讓樂手和樂團之間的競奏變得親密而又洋溢活力。 是基於貝四的魅力?或是主場的氛圍?我不太肯定。    可以肯定的是張緯晴並非那種炫技派的新生代樂手,演奏的感染力只能來自她對音樂的詮釋。 ...

馥郁悠長的芭蕾餘韻

莫斯科大劇院芭蕾舞團(The Bolshoi Ballet)出身的編舞家羅曼斯基 (Alexei Ratmansky),讓遺珠之作光芒四射的本事只此一家。 剛在香港藝術節演過的《芭蕾小忌廉》(Whipped Cream),他和美國芭蕾舞劇院合作,重新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