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書寫新生命 — 《兩個女子》及《後話西遊》

書寫新生命 — 《兩個女子》及《後話西遊》

當文學重現在表演藝術中,藝術家會有不同的解讀和表達,而作品的意義亦會因時代而有所改變。2020年疫情來襲,《兩個女子》及《後話西遊》延期至第49屆藝術節上演,創作人和導演意外地有更多時間審視作品,並與《閱藝》分享至今的創作感受。...

醞釀戲劇新語言

醞釀戲劇新語言

面對一種前所未聞的病毒如野火般蔓延全球,劇場唯有迅速適應新現實,開拓新的形式和製作手法。這些層出不窮的新視野和情感也令戲劇語言更為豐富。第49屆香港藝術節為觀眾帶來兩部海外戲劇作品――《盲流感》和《無晴情天氣報告》,其演出模式及主題尤為契合當下的社會狀況。身處劇院的觀眾將隨着劇情開展一段心靈之旅,分別進入一個被神秘疾病困擾的國度,以及關於氣候的迷人世界,見證它對人類的影響。...

《世界戲劇日,帶戲去世界》

《世界戲劇日,帶戲去世界》

世界戲劇,受到世界的重創,已經一年了。這一年裡,演出取消,演員轉行。線上戲劇《鼠疫》的頭一個困難,就是找演員——因為,我們需要身在6個國家的演員。...

音樂劇「四大寇」

音樂劇「四大寇」

兩年多前,香港藝術節打算委約香港藝術家,創作一個關於年輕孫中山的音樂劇,先找上音樂家金培達。由他開始,到2020年加入導演馬嘉晉,再找來編劇陳詠燊及作詞人岑偉宗,《日新》的四人創作團隊成形。...

我們時代的疫症——看《鼠疫》的當代意義

我們時代的疫症——看《鼠疫》的當代意義

1947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兩年,卡繆在法國出版他的第二本小說《鼠疫》,描述一個叫奧蘭的阿爾及利亞城市遭受鼠疫侵襲。小說呈現人在面對恐懼與死亡時的抉擇,以及強烈的生存意志,引起戰後讀者的共鳴。...

Latest Articles

Share to
「舞聲」中對碰

交流不僅是為了創作一個演出,不同文化背景與藝術理念的人,藉著交流來增加自己對藝術的識見與視野,也是意義所在。 ...

庫勒沃姦污了妹妹嗎?

西貝流士(Jean Sibelius)的《庫勒沃》(Kullervo)規模宏大,共有五個樂章,用上兩位獨唱者、男聲合唱團與管弦樂團,它在 1892 年於赫爾辛基首演,轟動一時。...

芭蕾舞星的約會

喜見薩卡洛娃與小提琴家夫婿列賓來港演出,可說是一次難得的舞星約會。...

愛沙尼亞人 革命血液裡流著音樂

無論在科技領域走得多前,愛沙尼亞人都不會忘記他們的文化根本,五年一度的塔林歌唱節依然備受重視,聽居港愛沙尼亞人說歌唱節期間走上街頭唱歌是很普遍的事。...

夢幻而殘酷的小忌廉美學

夢幻而殘酷,幾乎是 Mark Ryden 的商標。出身自 Bolshoi Ballet 的編舞 Alexei Ratmansky 找他設計《芭蕾小忌廉》的舞台和服飾,可信是被 Ryden 這種特質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