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書寫新生命 — 《兩個女子》及《後話西遊》

書寫新生命 — 《兩個女子》及《後話西遊》

當文學重現在表演藝術中,藝術家會有不同的解讀和表達,而作品的意義亦會因時代而有所改變。2020年疫情來襲,《兩個女子》及《後話西遊》延期至第49屆藝術節上演,創作人和導演意外地有更多時間審視作品,並與《閱藝》分享至今的創作感受。...

醞釀戲劇新語言

醞釀戲劇新語言

面對一種前所未聞的病毒如野火般蔓延全球,劇場唯有迅速適應新現實,開拓新的形式和製作手法。這些層出不窮的新視野和情感也令戲劇語言更為豐富。第49屆香港藝術節為觀眾帶來兩部海外戲劇作品――《盲流感》和《無晴情天氣報告》,其演出模式及主題尤為契合當下的社會狀況。身處劇院的觀眾將隨着劇情開展一段心靈之旅,分別進入一個被神秘疾病困擾的國度,以及關於氣候的迷人世界,見證它對人類的影響。...

《世界戲劇日,帶戲去世界》

《世界戲劇日,帶戲去世界》

世界戲劇,受到世界的重創,已經一年了。這一年裡,演出取消,演員轉行。線上戲劇《鼠疫》的頭一個困難,就是找演員——因為,我們需要身在6個國家的演員。...

音樂劇「四大寇」

音樂劇「四大寇」

兩年多前,香港藝術節打算委約香港藝術家,創作一個關於年輕孫中山的音樂劇,先找上音樂家金培達。由他開始,到2020年加入導演馬嘉晉,再找來編劇陳詠燊及作詞人岑偉宗,《日新》的四人創作團隊成形。...

我們時代的疫症——看《鼠疫》的當代意義

我們時代的疫症——看《鼠疫》的當代意義

1947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兩年,卡繆在法國出版他的第二本小說《鼠疫》,描述一個叫奧蘭的阿爾及利亞城市遭受鼠疫侵襲。小說呈現人在面對恐懼與死亡時的抉擇,以及強烈的生存意志,引起戰後讀者的共鳴。...

Latest Articles

Share to
西貝流士與《庫勒沃》

「我不希望在藝術上說謊……現在我應該走在正確的路上了。我比以前更真誠地抓緊了芬蘭,音樂上純粹芬蘭的路向。」西貝流士談起《庫勒沃》時說道。...

毛俊輝:粵劇也可以很sexy……

毛俊輝曾說:「中國戲曲是我戲劇的初戀情人」 。熟稔西方劇場的他一直對戲曲情有獨鍾,特別是廣東大戲。他還記得,多年前聽《百花亭贈劍》中<贈劍>一場,那對白、情境,由何非凡懶懶的狗仔腔唱來,戲味層層疊疊悠然而至,聽到耳中有種說不出的酥癢、迷人。「原來戲曲都可以那麼sexy的!那是一種味道,喜歡戲曲的人就是喜歡這個味道!」 ...

2018香港藝術節加料節目全面公佈!

踏出音樂廳和劇場後,好戲還未結束!加料節目為你走遍全城,在獨特空間延續演出以外的精彩。一系列活動以「了解」、「發現」和「參與」為題,讓你以全新角度深入認識藝術家和演出,探究創意背後的動人心思。 ...

香港平台.國際視野

之前不少「香港賽馬會當代舞蹈平台」系列的作品獲邀於海外舞蹈節或藝術節演出,可以看到香港編舞人才開始受海外舞壇注視,而這一切都需要像香港藝術節等藝術機構去努力發展才能達成和走得更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