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s in "Theatre"

Share to
如果這叫「快樂的終結」

在一篇訪問中讀到,皮普‧德爾邦諾 (Pippo Delbono)最初想把作品取名「The Joyful Death」,他的朋友卻跟他說:「誰會想看一個有『死亡』兩字的演出?」......

偷窺大師的《夢與狂妄》

坐滿人的劇場,漸漸聽到空氣流動。   燈光熄滅,一綫弱得不知是不是光的暗,向着舞台右方,悄悄晃動,分不清是影片還是真人。   眼睛習慣了黑暗,仍不確定是否看見。在圓拱之下,演員只是黑影,臉孔和動靜僅見輪廓,演技留給穿透人心的台辭和聲綫……   聽覺壓倒視覺,沉默還原為語言。...

以戲謔對抗荒謬

老實說,看《美國獨立宣言之幸福大作戰》介紹,以至執筆當下,仍不知其葫蘆裡是賣什麼東東。第一眼看製作藝團之一的「奧克拉荷馬自然劇團」以為是寫實一派的演繹,但劇名及劇照反映的又似是另一回事。而翻查一下劇團資料,便發現它近年以嬉笑手法去呈現主題,舞台美學近於上世紀七十年代「貧窮劇場」的風格,而以演員高能量的身體和演技來推動劇情發展。絕非寫實一路。...

“The Spy Who Loves Me”

香港中文大學音樂系有個戲曲資料中心,其粵劇劇目及簡介都有英譯本。粵劇的劇目英文名單總是令我流連忘返。《Liu Yi Delivers A Letter》是《柳毅傳書》,《Merciless Sword Under Merciful Heaven》是《無情寶劍有情天》。《The Spy Who Loves Me》是甚麼?第一次看完全沒有頭緒。...

美麗新世界的追尋

為了自由,為了生活,為了逃避戰禍,人總有離鄉別井、出走的理由。而歷史好像永遠在重複,證明人總是要不斷被提醒:汲取教訓十分重要。這也是今屆香港藝術節《祈願女之歌》吸引我的原因之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