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s - Pianda

Share to
即興台北 看雲門戶外公演

說要看雲門舞集的台灣戶外公演,說了很多年,說到舞團總監林懷民都宣布退休了,今個夏天終於去了看雲門近作《關於島嶼》的戶外公演。《關於島嶼》是林懷民退休前最後一部創作,戶外公演後,他在台上向全場三萬多觀眾致謝。...

偷窺大師的《夢與狂妄》

坐滿人的劇場,漸漸聽到空氣流動。   燈光熄滅,一綫弱得不知是不是光的暗,向着舞台右方,悄悄晃動,分不清是影片還是真人。   眼睛習慣了黑暗,仍不確定是否看見。在圓拱之下,演員只是黑影,臉孔和動靜僅見輪廓,演技留給穿透人心的台辭和聲綫……   聽覺壓倒視覺,沉默還原為語言。...

張緯晴 貝多芬的快樂眼淚

聽過張緯晴和瑞士韋爾比亞音樂節室樂團 (Verbier Festival Chamber Orchestra)  合奏貝多芬第四鋼琴協奏曲,便記不起之前聽過的貝四是何模樣。     貝四是一首少有地由鋼琴開始的協奏曲。音樂會上,穿藍色長裙的她置身於韋爾比亞音樂節室樂團之中,有種女主人的從容,讓樂手和樂團之間的競奏變得親密而又洋溢活力。 是基於貝四的魅力?或是主場的氛圍?我不太肯定。    可以肯定的是張緯晴並非那種炫技派的新生代樂手,演奏的感染力只能來自她對音樂的詮釋。 ...

馥郁悠長的芭蕾餘韻

莫斯科大劇院芭蕾舞團(The Bolshoi Ballet)出身的編舞家羅曼斯基 (Alexei Ratmansky),讓遺珠之作光芒四射的本事只此一家。 剛在香港藝術節演過的《芭蕾小忌廉》(Whipped Cream),他和美國芭蕾舞劇院合作,重新探索......

“The Spy Who Loves Me”

香港中文大學音樂系有個戲曲資料中心,其粵劇劇目及簡介都有英譯本。粵劇的劇目英文名單總是令我流連忘返。《Liu Yi Delivers A Letter》是《柳毅傳書》,《Merciless Sword Under Merciful Heaven》是《無情寶劍有情天》。《The Spy Who Loves Me》是甚麼?第一次看完全沒有頭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