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名琴

Share to

上星期說過,意大利克雷莫納四重奏(Quartetto di Cremona)在本港演出完畢,便要到東京去——不是繼續表演之旅,而是把全套四個史特拉第華里所製、曾屬帕格尼尼的名琴還給日本音樂財團。昨天便跟該團小提琴手 Cristiano Gualco 和中提琴手 Simone Gramaglia 談了一會。

帕格尼尼當年就是對 Simone 手裏這個 1731 年中提琴珍愛有加,因懇託白遼士替他作曲,而後有《哈洛德在意大利》。Simone 說:「白遼士別創新格,做了許多實驗,很厲害。但不好意思,這首曲子不夠難,我從不奏它,太容易了。」

Simone Gramaglia 與 1731 年帕格尼尼中提琴。
Simone Gramaglia 與 1731 年帕格尼尼中提琴。

那麼帕格尼尼覺得 Cristiano 手中的 1727 年小提琴怎樣?帕格尼尼說過的話,我照本宣科:「『有生之年,我決不會離開它。』」Cristiano 點頭。「『這個小提琴的聲音像低音提琴般宏亮。』」他哈哈大笑:「這些樂器現在的聲音,我想跟帕格尼尼那時的大不相同了,因為我知道後來有其他琴匠把它們改動加工。我覺得這小提琴依然很有力量,可是音色或許已經變了。」

Cristiano Gualco 與 1727 年帕格尼尼小提琴。
Cristiano Gualco 與 1727 年帕格尼尼小提琴。

我把琴拿起來,頓時「揸住幾千萬喺手」。輕撥弦線,三百年前的材木,傳來清越的共鳴。不禁從 f 形音孔窺進去,即見內裏標示著「Stradivarius」及年份。「也許,十年後,有人會說這根本不是史特拉第華里的琴。你能夠想像嗎?」Simone 說道。「我曾經見過一個中提琴,有證明書寫著這是某琴匠之作。一年後,我看到同一個中提琴,標明另一個琴匠的名字,當然也附有證書啦。」

現存的十三個史特拉第華里中提琴,Simone 說其中只有六﹑七個可作演奏之用。而全世界共有六套史特拉第華里四重奏,藏於西班牙、俄羅斯、瑞士等地。日本音樂財團這一套,規定不可拆散,整套必須用來演出四重奏。

歸趙的也就必須是完璧。「我捨不得啊。相比起它剛剛到來的時候,我現在更喜歡它了。」Cristiano 所指的當然就是那小提琴。「感覺很棒,是因為它的歷史。帕格尼尼不僅藏有它,更用它來演奏了很多年。以前用它演奏過的人,對我都很重要:他們奏得好,還是奏得不好,他們是否重要的人……這感覺的原由,可以追溯得很遠。我們之前是哈根四重奏、東京四重奏。還有美國的帕格尼尼四重奏,他們最早使用這套樂器,那是六十年代了。然後當然就是帕格尼尼本人。所以這是非常特別的事情。」

Simone 的感想也許同樣充滿幽情,但是他的表達可簡單得多:能夠使用不同的樂器,「就像擁有不同的女朋友一樣。」

Main image (c) Nikolaj Lund

克雷莫納弦樂四重奏

克雷莫納弦樂四重奏

克雷莫納四重奏手執近三百年歷史、價值連城,連帕格尼尼在世時也珍而重之的四部史特拉底瓦里古董提琴。他們將重現意大利琴藝顛峰,呈獻威爾第唯一室樂作品以至貝多芬晚期四重奏,深刻雋永。

節目詳情
Shar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