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格納歌劇裏的女性救贖力量

Share to
《永恆女性》,塞尚約畫於 1877 年。
《永恆女性》,塞尚約畫於 1877 年。

上文:女人犧牲,男人得救?

上次談到 華格納 (Richard Wagner) 的歌劇《漂泊的荷蘭人》 (Der fliegende Holländer) 與《唐懷瑟》 (Tannhäuser) 中,善良純潔的女人仙達和伊莉莎白,都為罪孽深重的男人捨棄自己的性命,使他們得到救贖。這當然跟傳統男權社會中理想女性的定位有關:她們彷彿就是為了他們而活;沒有他們,她們的生命也就好像沒有甚麼意義可言。但是從這些浪漫時期藝術作品裏,至少可見男人覺得女人的愛具有偉大甚至神奇的力量罷。

歌德的《浮士德(第二部)》是這方面的代表作:瑪嘉蕾特死後,偕同其他女性人物幫助有罪的男人升上天堂,發揮了「永恆女性」(Das Ewig-Weibliche)的救贖力量。華格納歌劇裏的好女人,平時大多軟弱、被動,可是她們會為了男人而變得堅強無比,視死如飴。華格納更特意在《唐懷瑟》裏,把伊莉莎白的力量跟教皇的相比:連教皇及其代表的教會也打救不了的罪人,都被伊莉莎白成功搭救了。女人對男人無私、無條件、無窮盡的愛,以及為他們犧牲的精神,儼然形成了宗教似的強大力量,有如基督信仰裏救世主的一般。

華格納歌劇裏的好女人,平時大多軟弱、被動,可是她們會為了男人而變得堅強無比,視死如飴⋯⋯女人對男人無私、無條件、無窮盡的愛,以及為他們犧牲的精神,儼然形成了宗教似的強大力量,有如基督信仰裏救世主的一般。

說華格納作品中的女性力量與救世主的相仿,絕不為過。他後來便於《尼伯龍指環》(Der Ring des Nibelungen) 裏布倫曉德 (Brünnhilde) 這個人物中,把原本僅為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的愛擴而充之,讓她修煉成也許是他所有歌劇之中最厲害的角色,足可驚天地、泣鬼神。布倫曉德本來是女武神,遭貶為凡人後,起初只懂得與愛人纏綿,後來看透了人性世情。她最終縱馬跳入火海與亡夫重聚,壯烈犧牲而改變世界、拯救世界,化解了《指環》四部曲裏一切矛盾衝突:矛盾衝突源自指環的魔力和詛咒,矮人歐伯力 (Alberich) 須要棄絕愛情才可鑄成這指環,因此其魔力和詛咒也須要布倫曉德的崇高愛情去消除。這救贖的力量翻天覆地、開天闢地,結束了冷酷無情的神界,帶來了溫暖有情的人間。

男人的欲念及野心使得天下大亂,女人的愛對此大有調和、匡正之效。華格納歌劇裏的女性救贖力量,令男人的生命以至整個世界變得圓滿,並為其帶來希望。

華格納《唐懷瑟》

萊比錫歌劇院

華格納《唐懷瑟》

華格納經典大型歌劇,全港首次盛大上演!華格納以延綿不斷、高潮迭起的音樂,浩瀚描繪主角唐懷瑟於世俗社會和內心本性之間,靈與慾的掙扎。由來自華格納誕生地的萊比錫歌劇院現任總監親自率領,指揮同樣歷史悠久的萊比錫布業大廳樂團、萊比錫歌劇院合唱團及一眾歌唱家超過150人,並由歌劇界壞孩子導演挑戰原著,激蕩人心。

2019年3月1-2日

節目資料
Shar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