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遼士雞精(一)

Share to

白遼士的《幻想交響曲》是音樂史上一大名作,他同樣出色的其他作品,卻似乎遠不及它為人所認識和喜愛。原因大概是作曲家為它撰寫的樂曲介紹實在太引人入勝了:故事主人翁服過鴉片而沉睡,夢見自己殺死其所愛的女子,他被處決後,女子參加其葬禮……另外,白遼士的音樂風格也許有點令人難以捉摸:他寫的東西彷彿跟誰的都不像,而自成一家的東西,或需要特意去思考和瞭解方可細味。因簡略列述白遼士音樂的一些風格特徵於下,並以《幻想交響曲》為例,當作欣賞其藝術的「雞精班」罷。

這位作曲家覺得四或八小節一句、「四平八穩」的傳統旋律結構甚為死板,愛好樂句長短不一的旋律,如說話般自然。而整個旋律可以很長很長,且不容易猜到它終止於何時,以及帶你到何方。(《幻想交響曲》裏最重要的一個主題,正是這樣滔滔而來的旋律。它代表故事主角的夢中情人,於第一樂章首次出現,白遼士說它同時具有熱情、高貴和羞怯的特質——如此複雜的性格,短小的旋律又豈能表現出來?)

 

他的節奏鮮明而變化多端,多種節奏同時出現乃平常事。(《幻想》的第四樂章中間,管樂奏起醒目的進行曲旋律和節奏;此時烘襯它們的弦樂,其節奏組合則複雜得令人驚訝(見附圖)。)

 

<center>《幻想交響曲》的第四樂章中間,管樂奏起醒目的進行曲旋律和節奏;此時烘襯它們的弦樂,其節奏組合則複雜得令人驚訝。</center>
《幻想交響曲》的第四樂章中間,管樂奏起醒目的進行曲旋律和節奏;此時烘襯它們的弦樂,其節奏組合則複雜得令人驚訝。

白遼士使用的和弦種類不算多,可是其和聲往往不依一般規律推進,出人意表。(《幻想》第二樂章圓舞曲旋律開始前,那一連串和聲變化頗為詭異。)

 

他不愛「旋律與伴奏」的織體,而喜歡不同聲部之間隨意的對位互動。此外,先前各自出現過的旋律,他喜歡於後來把它們疊在一起,使同時出現。(在《幻想》第五樂章的葬禮上,安魂彌撒的〈末日經〉(Dies irae)旋律響起。)

 

(其後巫舞如賦格般展開,似描繪舞者漸次加入。)

 

(此賦格主題最終與〈末日經〉旋律重疊,一同奏出。)

 

白遼士的旋律、節奏、和聲與織體處理別具一格,但有一些音樂元素尚未於此談及,而他在這些方面大有突破,例如音色。下次繼續。

*Audio source: Les Siècles / François-Xavier Roth, Berlioz: Symphonie Fantastique

法國世紀樂團:白遼士150

3月2-3日(六、日)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

法國世紀樂團:白遼士150

白遼士(1803-1869)開啟了法國浪漫主義之門。適逢作曲家逝世150週年,法國世紀樂團將以十九世紀樂器原聲演繹白遼士作品:首場奏出為人熟悉的《幻想交響曲》及鮮有上演的「後傳」《雷里奧》,次場則有滿載文學及戲劇靈感的交響曲及歌劇序曲。

曲目詳情
Shar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