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可夫斯基的《季節》是否描寫季節?

Share to

柴可夫斯基是廣受歡迎的作曲家,其《第一鋼琴協奏曲》可謂家喻戶曉。在鋼琴獨奏音樂方面,他寫過逾百首曲子,約需八個小時方可全部奏畢。然而,除了寫給小孩學琴用的《兒童曲集》(Детский альбом)外,一般樂迷知道的作品,則恐怕只有另一曲集《季節》(Времена года)。但即使是這最為人熟悉的獨奏作品,也有一些奇怪之處,叫人摸頭不著,卻又鮮有認真討論——例如它的標題。

〈火爐邊〉(一月),節錄自柴可夫斯基《季節》

1875 年,聖彼得堡音樂月刊《小說人》(Нувеллист,或 Le Nouvelliste)的出版人尼古拉.伯納德,邀得柴可夫斯基創作十二首鋼琴小品,於翌年的每一期雜誌逐首刊出,每曲都須符合其刊登月份給人的印象。一年過後,伯納德把這些曲子結集重印,題為《季節》。奇怪的是他自己的原意是要每曲代表一個月,現在他給了整部曲集這樣的一個標題,會不會是他後來改變了看法,比如說他覺得這十二首小品,應該分為四組,每組三首代表一季?

此十二曲,無論在按月刊出抑或結集重印時,每首都附有伯納德本人提出的標題及用以為序的詩句。茲列這些標題如下,以便探個究竟:〈火爐邊〉(一月)、〈謝肉節〉(二月)、〈雲雀之歌〉(三月)、〈雪花蓮〉(四月)、〈白夜〉(五月)、〈船歌〉(六月)、〈收割者之歌〉(七月)、〈收穫〉(八月)、〈狩獵〉(九月)、〈秋之歌〉(十月)、〈三套車上〉(十一月)、〈聖誕節期〉(十二月)。

哪些月份屬於哪個季節?四旬齋前的謝肉節,向有送冬迎春的意義,而這亦見於〈雪花蓮〉樂譜上,詩句提及舊愁淚後有快樂新夢,所以二至四月的曲子代表春季。收割和打獵都是秋天的活動罷,那麼七至十月都是秋季了。雪車與耶誕均為冬天的事物,而在〈火爐邊〉用上的原詩裏,普希金也表明他描繪的黑暗景象出現於冬夜,是故十一至一月都代表冬季。白夜就是夏至前後的「日不落」自然現象。〈船歌〉的詩句甫開始便說「到岸邊去」,這應是夏天的消遣罷?因此五、六月皆為夏季了。那麼,在伯納德的「曆法」中,冬天和春天各長三個月,夏天長兩個月,秋天則長四個月。不知讀者諸君對此滿意否?

柴可夫斯基《季節》第一曲〈火爐邊〉的手稿。在右上角寫上普希金〈做夢者〉(Мечтатель)詩句的,並非作曲家本人。
柴可夫斯基《季節》第一曲〈火爐邊〉的手稿。在右上角寫上普希金〈做夢者〉(Мечтатель)詩句的,並非作曲家本人。

曲集原文標題《Времена года》的字面意思,跟德文 Jahreszeiten 的一樣,若翻譯成英文,便是「times of the year」,即「一年裏的不同時期」。但它其實也不無引伸義,可以解作「人生裏的事物境遇」之類。沒錯「龍門」這樣便變大了,然而大抵正是因為「季節」予人的想像,遠多於沉悶的「月份」,伯納德才決定了哪個標題更有助於樂譜銷情,儘管嚴格來說,前者跟後者相比,的確名不副實。

Audio source: Denis Matsuev, Stravinsky ‎– Three Movements From Petrouchka / Tchaikovsky - The Seasons Op. 37-BIS, RCA Red Seal

馬祖耶夫鋼琴獨奏會

3月7日(四)香港大會堂音樂廳

馬祖耶夫鋼琴獨奏會

延續去年音樂會盛況,俄羅斯鋼琴鬼才馬祖耶夫將載譽歸來,單人匹馬呈獻柴可夫斯基獨奏佳作。

驚人的速度和力量之外,這位1998年柴可夫斯基國際音樂大賽冠軍人馬將展露細膩一面,先以十二首描繪一年四季的精緻小品開展音樂會,再奏出由輕柔到激昂的〈冥想曲〉,最後挑戰像交響樂一般壯闊恢宏的大奏鳴曲。

只靠黑白琴鍵,淋漓盡致演繹柴可夫斯基作品中的浪漫與苦澀;鐵漢柔情,觸動人靈魂深處。

曲目詳情
Shar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