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ticles

Share to
告別名琴

意大利克雷莫納四重奏在本港演出完畢,便要到東京去——不是繼續表演之旅,而是把全套四個史特拉第華里所製、曾屬帕格尼尼的名琴還給日本音樂財團。「我捨不得啊。相比起它剛剛到來的時候,我現在更喜歡它了。」Cristiano 所指的當然就是那小提琴。Simone 的感想也許同樣充滿幽情,但是他的表達可簡單得多:「就像擁有不同的女……...

意大利弦樂四重奏之源流

克雷莫納四重奏(Quartetto di Cremona)這次重臨香江,除了演出貝多芬、布拉姆斯及巴托等人的名作外,還會帶來兩首祖國意大利的作品:威爾第的《E 小調四重奏》和普契尼的《菊》(Crisantemi)。樂迷欣賞這些樂曲演奏的機會不多,但意大利的弦樂四重奏作品實在有幾多?它們在歷史上又曾否有過重要地位?...

快樂的邊緣,哀傷的中心

在眾多印有熟悉的大師及明星名字的訂票小冊中,儘管並不認識、來自意大利,由皮普‧德爾邦諾執導的《快樂大本營》卻叫我駐目——在爭妍鬥麗、繁花盛放的劇照中,坐著這一位衣著鮮艷的伯伯,在歲月侵蝕的臉上是無盡的故事痕跡。無言的畫面吸引著我。 ...

弦樂迷的藝術節

以下三個風馬牛不相及的演出團體——巴西聖保羅交響樂團、法國世紀樂團、意大利克雷莫納四重奏——在它們的節目裏,都有哪一位音樂家「出現」?...

窺看別人世界的誘惑

看舞蹈演出的吸引之一,是其不確定性。動作背後的意思,每個人心裡都可以有其詮釋。而揀選節目時,有認識的,知道其作品質素的名字,固然是信心的保證,但有時想冒一個險,看著全然陌生的名字入場,也常有驚喜。今屆香港賽馬會當代舞蹈平台系列之《雙篇雙人舞》則是兩者兼備:既有常有佳作的新一代編舞毛維及黃翠絲,也有我從未看過其作品或演出的朱心韵及孫楠。當然,還有曾一覩其凌厲舞風的比利時「偷窺者」舞團(Peeping Tom)的創作舞者及編舞約斯‧貝克(Jos Baker)當概念及導演,都叫人好奇。 ...